Yuan

他本身就是勤劳的榜样,我再爱他,崇拜他。他再用润物细无声,却温柔里带足力量的话语来教训我。完全接受。我开窍且愉快地接受,老马。谢谢你。

喜欢这个蓝色!!

Dariel Studio:

蓝色顶层复式公寓

设计公司: Dariel Studio

设计师: Thomas Dariel

设计助理:Justine Frenoux

项目经理:陈一凡

面积:400平米

完工时间:2013年3 月

业主一直强调希望能带给他们一个宁静惬意的氛围。这个公寓位于住宅楼的顶层,颇为隐秘安全,也从高度上隔绝了都市丛林的嘈杂。Dariel 同时也期望从他的设计中体现出这一特质。每个房间之间流顺的切换, 重复而对称的法式线型不断地在整个空间中上演,隐形门的设计满足私秘性的需求且不破坏空间的韵律,蓝色的运用散发令人放松慰藉的质感。这些重要的设计元素无一不渲染出整个空间的悠然和雅致。

这个风雅的公寓设计中每一处细节都凝结着设计师的巧妙心思。特别设计并定制的天花板、墙体、储物柜和家具彰显了整体的设计感,使空间焕发出精致考究的气息。由皮革和亚麻布包覆的手工定制的柜子、衣柜和抽屉,其设计灵感取自复古的行李皮箱,紧扣业主爱好旅游这一特点。儿童房中,由Dariel Studio 独家设计的壁纸糅合了文化、乐趣与诗意。整个公寓里的空调出风口,都用刻上法国名句的不锈钢板来展现另一种优雅,同时也回应业主期望学习法语的热情。

强烈的设计概念和视觉享受,缭绕不尽的细节,出自大师的家具和灯具,高品质的设备和高科技的应用,都造就了这个小小乐园。






麻辣鸡汁豆腐干

去过最远的地方

phantomfox:

             滇藏之旅——且行,且思,且活

    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在我看来,选择远方并不都是意味着对以往生活的逃离。要暂时抛开一些阴郁的情愫而以旅行作为护身的坚盾那是次等的旅者所为,而上等的旅者本身应是热爱自己的故土,感怀生活的,以一种虔诚的信仰,一身体验着天南地北,五湖四海新鲜事物的感官去探索世界的美,去追溯真我,感悟中升华并能适时回馈社会。

    21天的滇藏之旅,从8月7号坐上随风入夜驶往云南的火车到终于来到圣殿神宫——布达拉宫的脚下时,我的灵魂其实未曾停息在跳动,轻舞飞扬。作为高三毕业的庆歌,作为年轻时代的印记,作为对生活的热爱与执着,于是我背上了大背包,寻路而去。这次的旅行由云南昆明—大理—丽江—香格里拉一线到进藏前往拉萨市是租车骑行加搭便车加半徒步的三合一旅行,有人问我为什么选择滇藏,首先我是一个山地自行车爱好者,滇藏线是一条很具有挑战性的骑行线路,然后我想说生命中有很多想法没有太多理由,一种感觉,一种氛围,跟对了拍子就可以起舞。

    对于停留在一个地方不长的旅者来说,最能让他津津乐道的不是看过多少车流人海中的繁华,也不是尝过多少让人垂涎的珍馐,恰恰是那种人文情怀,给了人窝心的温馨感。从首站昆明就可以体味得到,提供给我们这些穿行者的青年旅馆之多让人惊喜,馆主的周到服务和风趣言谈让人乐开怀,不同地方的旅者聚在一起分享着各自见闻,也发生着不少趣事,如我住的六人间,除我和我的同伴是中国人,其余四个都是外国人,我的中国式英语常常引人发笑,如我向来自比利时的女生询问wifi密码时我脱口而出的“wifi secret”(正确的是wifi code),你无从想象她的脸由莫名愕然到爆笑的那个样子,顷刻间留下的是我羞人的红脸。

    骑行盘山公路是很艰辛的一件事。特别是逆风而行的时候,沙尘也比较大,怎样让自己坚持下去和怎样与队友在飞沙走石,山路崎岖的情况下扶持共进成为了一个大的命题。一路的风尘仆仆,山一程,水一程,当冲破了自己的极限,当云南暖阳下的花开,坚挺而秀丽的古木出现在你眼前,当清丽的河畔与丽江古城的隔空相映,当预期的目的地跳入你的视线,一切都值了,人生不就是一个不断奋斗而惊艳的过程吗?

    云南印象除了古城的华美,石林的神工鬼斧,少数民族的翩翩舞姿等最深刻的是我和同伴换骑行为搭便车这种方式的时候,搭便车是一种很适合学生的方式,省钱是一大优势,而云南人的慷慨与热情让我回味至今,他们礼貌待人,搭与不搭其实是他们说了算,他们根本没有义务去载你一程,但见到像我们这种背包客,举着大拇指的也有不少人停下来询问一下去哪啊,如果不顺路他们也会说不好意思。大多数情况我们会在加油站拦车,因为车总会停在那里不像在公路那样飞驰而过。21天从云南到西藏,免费搭过20辆车,有低档的摩托三轮车,小型客车,有10米长的大货车,也有高档的越野车,最好的是丰田suv,还有三辆警车等,每次成功坐上了便车车主都会说年轻真好,也常常跟我们说他们的故事如商贩车主是怎样在市场上摸爬滚打,货车司机是怎样辛苦养家,警察们如何英勇搏敌等。货车司机总是请我们吃饭,不禁让我想到一段陌路,满腔温情。喜爱他们,感恩他们,人情美就像那兑调的鸡尾酒,浓烈而芳香。

    正式入藏之前,我们来到了飞来寺,站在护栏边不远处便是驰名中外的梅里雪山,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雪山,就如电影《转山》里所说它就像一个巨大的冰激凌,白滑白滑的。梅里十三峰,峰峰有名,阳光倾泻下便是如诗画卷。在这里我们遇到了很多骑车上来的人,就算不认识也会招手示意,互相加油,在路上,最孤独的不是一个人行走,而是没有充满默契的关怀。

    到了藏区,有一两天搭不到车的时候我们徒步了,你会发现路上有很多藏牦牛,它们慵懒地行走在你的前面,长毛像裙摆一样左右挥舞,别有趣味。我不愿做匆匆的过客,转完山转完水然后留下照片几张。生活需要质量,行走,思考,乐活其中,选择一杯酥油茶,选择一种生活节奏,宁静修远。少一份浮躁多一份感激,物与你同美。高原的美可能真的与海拔有关,任何生物都需要坚强地活下去,远离了内陆的尘嚣,保存了独有的格调。

     来到拉萨市,布达拉宫的雄伟让人几乎窒息,朝圣者一路走几步,然后伏下叩拜不辞千里而来,我虽不理解他们的信仰但我知道我不能轻易藐视。站在宫殿下,走过转经筒我仿佛听见六世班禅仓央嘉措在吟诵着他对爱与执着的诗篇。拉萨,这古老得犹如盘虬树根的城,依然充满着捉摸不透的神秘依然散发着无比的魅力。我看到宫殿前那川流不息的车辆,我看到那横空的电缆,我更希望看到藏族的文化能在与现代文化的有机结合中传承下去。

    在拉萨八角街,你可以徜徉在阳光下欣赏各式饰品,你可以到甜茶馆叫上一杯甜茶然后跟藏人聊上一个下午,你也可以只坐着,去呼吸那从雪域神山夹风而来的空气。去看那行人如醉的脸庞,或许他们是旅者,兴高采烈地探寻着未知。或许他们是藏人,热爱着生活,传递一种生命气质,代表一个高原符号。世界可以很美,只要你足够留意,并对它始终充满笑意。

    当我坐上回去的火车,当圣湖纳木错在我眼前时它的蓝它的纯净让我无法自拔,开心又带着惶恐,惶恐着当我回到城市里头我又该以一种怎样的姿态去生活,而不是仅仅生存呢。现在想来我觉得随心就好,有时候扭曲你生活的是一面哈哈镜,但其实放这块镜子在这里的人恰恰是你。都说趁年轻旅行吧,其实年轻出游要面对的问题真的很多,但只要敢想敢做,我相信很多问题可以解决。旅行的过程中我学到的是感恩,是知足,是坚持,那是我现在成长中的沉淀土,那是我将来勃发的力量源。无论年轻与否,无论有钱没钱,无论选不选择出游,出游本身不一定代表什么,是人让它丰满了羽翼,带着梦想翱翔。但请记住不要一辈子直说理想,要努力说出一个故事,一个经历过足够丰富的故事。


这个表情真美!

图片,仅仅只是这样:

观《霸王别姬》,不疯魔不成活。

分了2天看完了《霸王别姬》这部电影,看到最后蝶衣自刎,一瞬间泪奔了。

有时候,不禁悲戚之情油然而生了。

从清末、清末,侵华,民国,新中国初期,文化大革命,之后等等,一个思想极度不稳定时候。

其实,我觉得最悲哀的是,在文革批斗的时候,当红卫兵问小楼爱不爱菊仙的时候,小楼被逼说不爱,不爱,要和菊仙划清界线的时候,一瞬间菊仙的信念应该开始崩塌了,最后到了自杀的道路了。也许在那个年代,活不下去也就死路一条了吧。思想把人一个个活生生的压死了。

第二个悲哀的镜头是,11年过后,小楼和蝶衣对戏,蝶衣自刎的场景。对,虞姬终究是要死的。他以这样的方式来结束自己,也许是最圆满的吧。也许是对生的渴望已经结束了。虞姬没有了,哥哥也自杀了。

人生如戏,戏剧又贴合人生,真真假假,谁人知。终究还是印证了小楼形容蝶衣的一句话,不疯魔不成活。残忍又如何,终究入戏的人当真,终究不入戏的人只是看戏。

Lilaclover:

之前做的白巧克力乳酪蛋糕~“在乳酪糊里均匀地拌入白巧克力与柳橙皮,可同时享受到浓厚与清爽的风味。”

方子出自《我爱乳酪蛋糕》